24

2024

-

04

来沈阳故宫 看海上画派绘画展

作者:


4月24日,“百川归海——沈阳故宫院藏海上画派绘画展”正式开展。

沈阳故宫近现代书画收藏较为丰富,包括各时期海派名家的作品。展览选取33件院藏海派名家作品,从“海上画派的形成与发展期”“海上画派的成熟深化期”“海上画派的衍化期”三个单元,介绍海上画派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这些作品富于时代气息,从内容、形式、意境上不断创新,与时俱进,不仅反映了当时大众的欣赏趣味,也满足了多元化的文化需求。

 

海上画派的形成与发展期

从19世纪中叶上海开埠通商,到1896年海派大家任伯年逝世,是海上画派的形成与发展期。主要的代表画家有赵之谦,并称“三熊”的任熊、张熊、朱熊,“四任”中的任薰、任预、任伯年,还包括虚谷、蒲华、胡公寿等人,他们以写意花鸟和人物为主,将工笔、写意、没骨的技法兼施并用,形成了构图虚实相生,色彩浓中见淡的艺术风格。

清赵之谦设色牡丹图,画山坡之上牡丹数株,红、白、蓝、粉各不相同。全图用墨色浓淡、线条疏密衬托石头的坚挺和牡丹的艳丽,实密与虚疏相对,鲜艳与素色配合,使画面充满生机。

清张熊设色溪山客话图,此画笔墨苍茫雄浑,山高林密,涧水湍急,亭屋数间,屋中两位雅士促膝品茗论书。

清任薰设色消暑图,此画人物勾勒运用钉头鼠尾描,起笔顿挫。背景花、叶用双勾添彩技法,勾线工整精妙,线条结合晕染,更显古雅温润、灵动活泼、神形兼备。

 

海上画派的成熟深化期

海派绘画的成熟深化期为1897年至海派巨擘吴昌硕谢世的1927年,这个时期是以金石学篆籀(zhòu)和草书笔法入画,“金石气”画风达到鼎盛。“金石气”在吴昌硕等人的大写意花鸟画以及书法、篆刻中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影响了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等艺术家,并在王震、陈师曾、赵云壑等后继艺术家的创作中得到了广泛的继承与播散。

清吴昌硕设色秋意图,画中秋天的黄菊、秋日的红叶,被巧妙安排在同一画面中,花与叶色彩浓艳清新,使收获季节变得更加成熟;画中心用淡墨轻绘一块竖石,将黄花、红叶很好串连一体,也使画面愈加稳定与平衡。

民国王震设色桃实图,此画是王震为当时上海滩巨绅名流王鞠如50岁寿辰所绘,画奇石桃树,枝繁叶茂,果实累累。用笔畅快,水墨淋漓,橘红点大桃,喜庆有余。

现代王个簃设色欣欣向荣图,此画笔墨浑厚刚健,潇洒遒劲,点花叶奔放如行云流水,浑穆生动。

 

海上画派的衍化期

约20世纪30年代左右,吴湖帆、吴待秋、吴子深、冯超然、黄宾虹、贺天健、刘海粟、张大千等一大批名家在中国画坛各领风骚。新中国成立之后,伴随着时代的变迁,海上画派也随之衍变,出现以新中国新气象为主题的绘画作品。主要的代表画家有丰子恺、程十发等人,其作品在题材、技法和风格上形成了有别传统的、鲜明的时代特征。海派大师们如历史的星辰,引领着后来的画家们不断进行新的笔墨探索。

现代黄宾虹设色蜀中山水图,此画绘蜀中山水,用笔秀润华滋,以大小、浓淡、干湿不同的点簇,达到天然自成,超然物外的美感。黄宾虹一生多次游览峨眉、青城胜景,并在蜀游中,得悟“我从何处得粉本,雨淋墙头月移壁”的艺术真谛,这也是蜀中山水成为他笔下常见的绘画母题的重要原因。

现代张大千设色柳荫仕女图,此画是张大千早期仕女的典型作品,构图、笔墨、敷色都很淡雅,取法唐寅的飘逸仕女。背景两株柳树,仕女肩部不明显,单臂倚树而立,手执纨扇,身姿细弱,着装素雅,线条柔美而流畅。

现代丰子恺设色饮水思源图,此画毛笔漫画单线平涂,构图简洁,惜墨如金。画风来源传统,出自民间,讴歌民众,润物化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