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2023

-

10

古人书画作伪的手段和案例——探秘真假黄公望《富春山居图》

作者:


      10月23日,故宫学院(沈阳)2023年第三讲——《古人书画作伪的手段和案例——探秘真假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在沈阳故宫西朝房开讲。此次讲座由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   余辉主讲,沈阳故宫相关业务人员,社会各界文博爱好者,共70余人聆听了此次讲座。

      《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于至正七年至十年(1347—1350)为其师弟郑樗(无用师)所绘的纸本水墨画,描绘了富春江两岸秀丽的山光水色,展现了作者勾勒、皴擦、点染的高超技法,被誉为“画中之兰亭”。此作几经易手,并因“焚画殉葬”而身首两段,分藏浙江省博物馆(剩山图卷)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无用师卷)。清中叶王翚摹本“子明卷”入藏内府,被高宗弘历鉴为“真迹”,此本汇集古代众多作伪手段,是迄今为止绘画最为复杂的伪作之一。主讲人从真作赏析、受损经过、分期作伪、怀疑到识破四方面展开论述,还原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前后的真相。

《剩山图》卷

纵31.8厘米横51.4厘米,浙江省博物馆藏

       主讲人从构图气象、意境格调方面分析真迹艺术特色,用笔随意又不失柔和,枝叶分布错落有致,以淡雅的笔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了富春江一带的秋天韵味。顺治七年(1650),收藏家吴洪裕临终前嘱咐其子火殉《富春山居图》卷,火焰从包首吞食到卷首,吴氏侄子吴静庵在旁心生恻隐,于火中救出该图,火焚后原作一分为二,分别装裱。

      主讲人考定“子明卷”母本应为唐宇昭顺治六年(1649)以前自吴洪裕处获得的《富春山居图》卷的油素本(摹本)。通过分析“子明卷”题跋书风、印章,发现多重可疑之处,并对此进行考辨。在梳理王翚与唐宇昭交游情况及王氏多个摹本之后,推断王翚曾用唐宇昭油素本摹绘了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全部画面和跋文,画毕赠与唐家。1670年左右,唐宇昭裁去140厘米有摹者长款的卷尾,制作了元代黄公望、明代刘珏的伪跋印和瞿式耜的伪藏印,在卷前钤上唐宇昭自己的两方真印,改造成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卷,此为“一期”作伪。清中期好事者为增强欺骗性,仿刻唐宇昭藏印及刘珏、瞿式耜印,钤于移来的孔谔跋尾之上,完成了“二期”作伪。“子明卷”最后在乾隆十年(1745)入藏清内府,使清高宗看走了眼。

 

      乾隆时期朝臣对“子明卷”淡漠,且溥仪退位后没有将该卷盗运出宫;1933年文物南迁暂存上海时,首先被吴湖帆、徐邦达识别出是赝品;启功先生生前也怀疑“子明卷”出自王翚之手;近年来冯翰林发现子明卷有两套同样的伪印,加深了此作系伪作论断。

 

      最后,主讲人总结道:精细化研究的基本手段是合理分解、科学分析复杂的事物,如分层、分类、分期探索古画疑难问题而不做笼统概述,其中包括厘清若干次造假发生的时间和确切部位。在鉴定古画的细节时,须厘清真真之间、真伪之间、伪伪之间的逻辑关系,这样才能接近古画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