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23

-

09

五色光华 三晋印记——沈阳故宫琉璃墀头的解构与回望

作者:


      9月4日,“沈阳故宫讲坛”2023年第八讲——《五色光华 三晋印记——沈阳故宫琉璃墀头的解构与回望》在沈阳故宫西朝房开讲。此次讲座由沈阳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李建华主讲,沈阳故宫相关业务人员、社会各界历史爱好者,共70余人聆听了此次讲座。

      主讲人旁征博引,通过图片展示、文献引用等方式,结合自身多年古建工作经验,阐释了“沈阳故宫琉璃墀头的美学特征”“后金政权迁都辽阳与宫殿建造”“侯氏家族东迁与归附”“沈阳故宫营建、修缮及黄瓦窑”“沈阳故宫琉璃墀头的成因”五个问题。

 

      墀头 广泛分布于沈阳故宫的硬山建筑,如大清门、崇政殿、左右翊门、台上五宫等区域,分为琉璃墀头和素纹砌筑两种,结构包括下碱、上身、盘头三部分,其作用主要为建筑挡水、挑檐之用。主讲人根据实地踏查、考古发掘、文献梳理等形式,认定后金政权最早使用琉璃构件,可追溯到天命七年(1622)辽阳东京城八角殿营建。东京城与后续的沈阳故宫琉璃源自海城析木镇侯氏黄瓦窑,其先祖世居山西介休,为传统琉璃匠人。明清之际先后参与了东京城、沈阳宫殿、三陵等处营造,促进了中原与辽东地区间的建筑技术和艺术交流,对这一地区建筑文化和艺术风格的形成、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引领、推动作用。天命、天聪两朝兴建的“大衙门”和中路宫阙由于侯氏琉璃窑厂的加入,在建筑技术、艺术、制度、规划思想上实现了飞跃。

      墀头非皇家宫殿制度所规定,其出现主要以装饰功能为主。后金政权发展壮大后,势必对宫殿建筑材料产生新需求。沈阳故宫营建过程中,侯氏匠人发挥特长,把当时最好的琉璃及建筑技术呈现给后金(清)统治者。这样,源自山西砖雕的琉璃技术,经过特殊的形式与琉璃结合,完成了后金政权与侯氏家族完美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