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华珍赏-沈阳故宫博物院藏精品文物展

2024-05-18


沈阳故宫文化博物馆一、二、三展厅为“物华珍赏-沈阳故宫博物院藏精品文物展”,展览汇集瓷器、玉器、漆器、织绣等多个文物品类,分“朝堂礼乐”“锦绣华章”“筵宴有仪”“内廷佳器”四个单元,展出院藏文物60余件(套)。“清皇太极御用鹿角椅”“清黄色团龙纹常服袍”“清乾隆款粉彩多穆壶”“清青玉圆雕光绪御笔之宝”等多件一级文物集中亮相,共同诠释清代宫廷文物承载的文化内涵和艺术成就。

一展厅

清承明制,清代典章礼仪制度发展的更加完善,朝会、庆典、出行、册封等一系列重大仪式都有着严格的礼制要求。“朝堂礼乐”单元通过“清铜鎏金八卦象足提炉”“清云龙纹兽面活环铜盖罐”“清康熙五十四年款编磬”等文物梳理清代宫廷重大仪式中卤簿仪仗、宫廷礼乐等相关礼仪制度。

在清代礼乐中,编钟占有十分特殊的地位,是演奏清代宫廷雅乐的代表性礼仪乐器。不同于先秦时期大小成列的编甬钟或编钮钟,清宫编钟一套十六枚外形尺寸完全相同,“薄者声浊,厚者声清”,以钟内壁薄厚区分音之高低,钟体越薄声越低,钟体越厚声越清,本次展览即展出了“清乾隆三十四年款编钟黄钟”,《清史稿·志六十九·乐一》记载:“编钟之制,以十六钟为一架,阳律八为一悬在上,阴律八为一悬在下。”黄钟是编钟里的最低音,属阳律,演奏时悬于簨簴的上列。此钟通体铸铜鎏金,上部为双头蛟龙盘绕钮,龙头相背,龙身蹲踞。编钟正面铸楷体阳文“黄钟”律名,背面铸“乾隆三十四年制”字样。钟体錾刻两道弦纹间隔出三组纹饰,上层浮雕八组团云,并以八组上下相对的朵云作间隔;中层铸两条游龙,四周饰以朵云纹,下部衬以海水纹;下层铸圆形撞座八个,为演奏时的打击处,间饰朵云纹上下相对。

二展厅

清代宫廷服饰按照礼服、吉服、常服、行服、戎服等体系划分,并以冬、夏季节的不同,采用不同的材质和面料。“锦绣华章”单元通过“清明黄芝麻纱彩绣平金龙袍”“清熏貂皮盘龙秋帽”“清黑缎嵌点翠凤戏牡丹女帽”等文物揭示不同季节和场合,清宫中所用服饰、配饰的不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较少露面的清太宗皇太极御用常服袍也在本次展出之列。此袍为捻襟(大襟),圆领,箭袖(马蹄袖),主体由黄色织锦缎制成。暗卍字锦地、团龙、云纹缎为面,月白色暗花丝绫为里,中间为薄棉缝制而成,为珍贵的传世稀品。同在第二展厅的还有“筵宴有仪”单元和“内廷佳器”单元部分展品,“筵宴有仪”单元主要展出清宫饮食器具类文物,通过“清康熙款五彩十二月花神杯”“清银镀金寿字火碗”“清松棚果罩”等文物呈现器物的功能、使用的场合以及使用的季节。

“内廷佳器”单元展出了院藏漆器、玻璃器、瓷器和珐琅器等文物精品。清代,中国古代玻璃生产达到巅峰水平,从清宫档案及清宫玻璃器藏品来看,几乎涵盖了当时世界玻璃生产的各类原料及各种技艺,但与瓷器、玉器、珐琅器相比,清宫玻璃器总体数量较少,本单元展出的“清白料绿口彩画花瓶”即清代彩绘玻璃的上乘之作。此瓶通体为白色不透明玻璃制成,口沿及底部施绿彩,并描一圈金线装饰。腹部彩绘紫色丁香花及蓝色缎带,花蕊及叶脉以描金装饰。此瓶造型优美,器壁轻薄,色彩鲜明艳丽,描金的装饰更加突显纹饰的立体感。

本单元还展出了“清剔红勾莲开光山水人物海棠式瓶”“清康熙郎窑红釉观音瓶”“清雍正款冬青釉六孔瓶”等珍贵文物,多方位阐释清宫陈设器技艺的精湛。

三展厅

三展厅展出的是“内廷佳器”单元中的珐琅器文物和“清皇太极御用鹿角椅”。生活在东北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满洲)人,世代以狩猎和采集经济为生,练就了高超的马上武功和狩猎技能。据清初《满文老档》记载,皇太极统率八旗军于辽西围攻大凌河城时,意外捕获一只大鹿,将此视为吉兆,认为是上天恩赐。因此,皇太极很有可能将所获大鹿之角带回盛京,取其吉祥寓意,在宫内制成鹿角椅,作为御用器物。

此椅上部以鹿角制成靠背形状,鹿角共十二支叉,四叉作为扶手支柱,八叉以靠背为中心分开,左右各四叉,八叉鹿角匀称地向四下张开;椅下部为木制,椅面呈长方形,椅心以棕绳编织;椅下四腿外加护板并浮雕花卉,涂以金红色漆面,椅腿下部为四足托泥式;椅前下部有木制脚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