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文物精品展见证贺兰山下“消失的神秘王国”

2013-11-24


      9月8日,由宁夏博物馆和沈阳故宫博物院共同举办的“丝绸之路上的神秘王国——西夏文物精品展”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开展。展览分为西夏文字、西夏工艺、西夏佛教、西夏建筑四个部分,共展出文物精品93件(套),其中一级文物26件(套)。从文字、工艺、佛教、建筑四个方面反映了西夏独特的历史文化面貌,为观众展现了一个贺兰山下盛极一时的神秘王国。

      西夏本名大夏,简称夏,因位于中国地区的西北部,史称西夏,建国于公元1038年,亡于1227年。从某个方面讲,西夏是个没有“历史”的王朝。成吉思汗当年六征西夏未果并丧命于六盘山,最终,蒙古铁骑横扫西夏全境,屠城、毁陵,西夏史籍和文物毁灭殆尽。不知是否还存有复仇心理,元人修史时惟独没有为西夏编修专史,导致西夏王朝逐渐被人遗忘。20世纪以来,凝聚了西夏人智慧和才干、展现了西夏人物质和精神生活的各类文献、文物被大量发现,才使得独具魅力的西夏文化在人们的视野中逐渐清晰起来。

      西夏文字是我国少有的少数民族自创文字,即史称的“番字”、“番书”。通过此次展出的“西夏文寿陵残碑”我们可以看到,西夏文字借鉴了汉字的形制,但其笔画大多在10画以上,撇、捺等斜笔较多,结构均匀,格局周正。西夏文是开国皇帝李元昊正式称帝前命大臣野利仁荣创制的,三年始成,共6000多字。这种文字从创制到消亡,大约经历了460年,是中国中古时期使用时间最长的少数民族文字。到目前为止,所发现的西夏正字有5831个,并已全部识别。

      本次展览还展出了宁夏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鎏金铜牛”。关于这件国宝级文物的发现,还有一个小趣闻。由于蒙古大军对西夏的毁灭比较彻底,所以西夏王陵几乎被毁坏或是盗掘一空。1977年,文物考古工作者在发掘清理西夏陵区177号墓时,发现其空空如也。正当人们失望之时,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突然踢到了一个硬物,便是这铜牛的一角。后来这头牛被大家称之为 “一脚踢出来的国宝”。这是一件用青铜铸造的牛。它似乎劳作了一天,正在卧地休息。忽然听到了主人的呼唤,于是它抬起头,向主人望去。这头牛外表鎏金,内部中空,比例匀称,线条流畅,造型生动,连中间脊背也隐约可见。这只铜牛具有很高的欣赏价值,从铸造工艺上也表现出当时西夏青铜制造的高超水平。

      西夏瓷器的生产虽然是在中原北方诸窑系的影响下发展起来的,但在造型设计、纹饰题材和装饰手法等方面又表现出了较强的民族风格和特色。本次展出的“褐釉剔刻牡丹花瓷经瓶”,其剔花图案和表现手法,对宋代北方的磁州窑系多有借鉴。“经瓶”即酒瓶。这件瓶应是灵武窑的产品,它位于今银川南面的灵武县。这是西夏王朝最为重要的一个窑口。

      素有“东方金字塔”美誉的西夏陵园,位于宁夏银川市西郊约35公里的贺兰山东麓中段。在方圆53平方公里的陵区内,九座帝陵布列有序,253座陪葬墓星罗棋布,是中国现存规模最大、地面遗址最完整的帝王陵园之一。1972年6月,兰州军区某部正在宁夏贺兰山下修筑一个小型军用飞机场。几个战士在挖掘工程地基的时候,意外地挖出了十几件古老的陶制品和一些形状较为规则的方砖,方砖上面竟刻有一行行谁也看不懂的方块文字。部队首长看过后,将这一情况迅速报告给宁夏博物馆。宁夏博物馆的考古人员对现场进行了抢救性挖掘,一个古老的墓室终于重见天日。墓室中发现了一些巧夺天工的工笔壁画,还出土了一些精巧的工艺品及方砖等陶制品,方砖之上布满了一个个方块文字及花纹……经过考古人员仔细的研究和测定,认为这是一个古代西夏时期的陵墓,而出土的方块字正是西夏文!之后,考古人员在这里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共发现有高大墓冢的陵墓15座。不久,他们终于认定这些雄伟的建筑正是西夏皇家陵墓。

      沈阳故宫博物院白文煜院长介绍说,西夏文物精品展主要集中了宁夏回族自治区自建国以来考古发掘的西夏文物精品近百件,通过对西夏文字、西夏工艺、西夏佛教、西夏建筑等方面的展示,将会让观众领略到西夏——这个丝绸之路上的神秘王国所创造的灿烂而独特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