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满堂——沈阳故宫典藏清代宫廷珍品

2013-11-24


12月31日,“金玉满堂——沈阳故宫典藏清代宫廷珍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展。展览以“皇权与秩序”“生活与习俗”“陈设与清供”“艺术与信仰”“文治与武备”为脉络,展出沈阳故宫馆藏清代宫廷文物200余件,为观众揭开中国最后一个皇朝的神秘面纱,展现出清代宫廷艺术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最高工艺。 
清朝共有12位皇帝,沈阳故宫是清入关前三帝——清太祖努尔哈赤、清太宗皇太极和清世祖福临营建和使用的宫殿,清入关后的第一位皇帝——顺治皇帝就出生在沈阳故宫的永福宫中。从明万历十一年(1583)努尔哈赤起兵,至顺治元年(1644)清军入关,是清王朝在东北地区奠基发展的阶段,沈阳故宫是这一时期最著名的历史遗迹,同时也是收藏清前文物最丰富的博物馆。本次展出的汉满蒙文龙纹信牌、努尔哈赤御用宝剑、皇太极御用腰刀,就是清开国时期艰难创业的珍贵物证。
清入关后,沈阳故宫成为“陪都宫殿”,又因其系“龙兴重地”而倍受历朝皇帝的重视。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四位皇帝十次东巡盛京,拜谒祖陵、瞻仰盛京旧宫。沈阳故宫至今仍收藏着乾隆皇帝东巡盛京时使用的卤簿仪仗,有车舆、兵仗、伞、旗、幡等。观众通过皇帝驻跸盛京皇宫举行筵宴、典礼时,演奏宫廷音乐所用的乐器如编磬、编钟、特磬、琴、瑟、排箫和指挥演奏所用的彩缎乐麾,可以想像到金声玉振、钟鼓齐鸣的奏乐场景,感受到等级森严、礼节繁缛的宫廷礼仪。
乾隆时期,大量清宫珍品随皇帝东巡运至盛京,盛京皇宫成为当时与北京紫禁城、承德避暑山庄齐名的皇家三大珍品宝库之一。精美的盆景、花盆,华美的如意、火镰,吉祥的“喜”字碗、盘,精致的唾盂、渣斗,质朴的洗脸盆、火盆,做工考究的皇家饮食用具,富丽华贵的首饰佩饰,工艺高超、形制各异的装饰物等等,不仅可以满足观众对清代宫廷日常生活奢华与别致的想象,也从侧面展现了清代工艺美术的发展高度。
清代的帝王中,很多人都对书法创作有着浓厚的兴趣,其中以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的书法最好。本次展出的“玄烨临董其昌行书诗轴”为洒金蜡笺绫本。右上引首钤篆文白文“渊鉴斋”长圆印,行书写七绝诗一首,全诗为:“今代麒麟阁,何人第一功。君王自神武,驾驭必英雄。”诗后署款“临董其昌”,下钤篆书朱文“康熙宸翰”“敕几清宴”二方印。
随着国家统一,政治承平,康熙、雍正、乾隆诸帝将“崇儒重道”“文治教化”作为治理国家的国策,大规模搜集和整理历代典籍、修书治史,出版了种类繁多、卷轶浩繁、集大成式的文化典籍,形成了中国古代最后一个宫廷文化景观。乾隆三十八年(1773),皇帝下旨编撰的《四库全书》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四库全书》先后共抄录七部,为了贮藏《四库全书》,沈阳故宫特别修建了文溯阁。展览中的“描金书文溯阁等四阁记玉册”,记述了“北四阁”入藏《四库全书》的始末,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
在整个展览的最后设立了新春特别环节,展出沈阳故宫收藏的三对清宫门神和两副清宫对联。当年沈阳故宫所用的门神、对联都是由北京皇宫御画院、御书院特供的,这三对门神分别是“将军门神”“福禄门神”和“娃娃门神”。“将军门神”多挂于皇宫的正门,“福禄门神”挂于宫殿隔扇门上,“娃娃门神”多挂于后妃寝宫的门上,以此祝愿观众朋友们纳福迎祥,喜迎新春!
沈阳故宫博物馆馆长李声能介绍说,“沈阳故宫十分重视原创展览的策划和展示,注重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传播,陆续推出了‘金玉满堂—沈阳故宫的奢华典藏’‘龙耀帝乡——清代宫廷御用品展’等精品展览,深受广大观众的欢迎和喜爱。本次与国家博物馆合作推出的‘金玉满堂——沈阳故宫典藏清代宫廷珍品 ’展就是在这些精品展览的基础上,经过双方紧密合作不断打磨而成的。该展展现了大清王朝的传统帝后典制和丰富多彩的宫廷生活,不仅能让观众近距离地领略皇家风范和宫廷艺术品的瑰丽豪华,还为观众解密这些宫廷艺术珍品所蕴含的传统文化符号,诠释文物背后的文化内涵,使大家领略中国传统艺术珍品的博大精深和意境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