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23

-

09

清帝东巡

作者:


概述

  清王朝定鼎中原前,在山海关外的盛京(今沈阳)地区修建了三座帝王及其后妃的陵墓。即:在努尔哈赤兴建的第一座都城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县)的启运山下修建的肇、兴、景、显四祖的陵墓——“永陵”(亦称“兴京陵”)以及努尔哈赤死后葬在盛京天柱山下的“福陵”与盛京隆业山下皇太极的“昭陵”。此三陵被称为“盛京三陵”,又称“关外三陵”。
  顺治元年(1644年),清迁都北京。顺治帝曾多次筹划回到父祖创业和自己的出生地盛京拜谒祖陵,然而终因当时政局动荡、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十分尖锐等原因未能成行。顺治十八年(1661年)福临患天花早逝,其东巡祭祖的夙愿终未实现。直到康熙帝玄烨,才实现了其父东巡盛京、拜谒祖陵的遗愿,并从此形成了一整套祭祀祖宗山陵的礼制,伴随清王朝之始终。
  清朝先后有康熙、乾隆、嘉庆、道光诸帝十次东巡。其中康熙帝3次,乾隆帝4次,嘉庆帝2次,道光帝1次。诸帝在盛京皇宫驻跸期间,除观瞻先祖所用宫殿之外,也在这里接受盛京官员的朝贺并大摆筵宴、赏赐百官,这些都给关外的陪都带来了生气与新的繁荣。

康熙帝东巡

  康熙皇帝一生曾先后于康熙十年(1671年)、二十一年(1682年)、三十七年(1698年)3次出巡东北,亲临祖宗创业的“龙兴之地”盛京并到先祖陵墓举行祭祀典礼。在其巡幸过程中,还沿途访查民间疾苦,奖励农垦,发展生产,对于开发东北边疆起到了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

  第一次东巡

  首次东巡祭祖,是在康熙十年(1671年)九月,此时正值秋高气爽。先于九月初二日在太庙(爱新觉罗氏家庙)行祗告礼,次日,康熙帝从北京素服启驾,亲率王公贝勒、文武大臣等走马关外,以“寰宇一统,用告成功”赴盛京告祭太祖太宗山陵。途经直隶的三河、蓟州、玉田、丰润、卢龙、抚宁,出山海关,再经兴城、北镇等处,于九月十九日抵盛京(沈阳)。
  自九月十九至二十三日,康熙帝在盛京驻跸5日。除二十三日晚住在盛京皇宫内崇政殿前的小厢房,其它几天均驻跸盛京城外教场。
  九月十九日:康熙帝率王公贝勒、文武大臣到福陵、昭陵拜谒后,入盛京城内观览先祖所用的宫殿。
  二十一日:康熙帝再次前往福陵祭奠,之后视察盛京内外城池,百姓跪于道路两侧。康熙帝下令对年老孤独者赐以银两。
  二十三日:康熙帝再次到昭陵祭奠。祭奠完毕,康熙帝设骑驾卤簿鼓乐入盛京城。城内外文武官员、军民人等在道旁跪迎,盛京文武要员及守陵各官着蟒袍补服于大清门前按序排列,康熙率扈从王公大臣、来朝蒙古各部王公台吉等入大内宫阙。鼓乐声中,大摆筵席,宴请盛京将军、副都统、侍郎、年老致仕官员及永陵、福陵、昭陵总管以下现任解任文武大小官员,宴席过后还将将军、都统、副都统、侍郎、总管等官员召至御座前,康熙帝以金杯赐酒。当晚,驻跸盛京皇宫崇政殿前的小厢房。
  二十四日康熙帝以游览盛京周边名胜为由北上。
  十月十一日返回盛京,并于十三日回銮前率诸王贝勒大臣等至福陵、昭陵行礼。之后,到盛京皇宫大清门,命扈从官员及盛京将军以下文武官员较射。次日,启驾回銮。

  第二次东巡

  第二次东巡在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是年康熙29岁。此时刚刚平定“三藩”之乱,成为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的重大转折。于是,为告慰祖先,新春刚过,即二月十五日,康熙帝便携九岁的皇太子,率诸王大臣奔走塞外,三月初四日早晨抵盛京,盛京文武官员在郊外跪迎。自三月初四至三月初八在盛京驻跸5日,除居崇政殿前小厢房外,还借住在盛京佐领三官保(康熙皇帝岳父,宜妃的父亲)家。
  三月初四日至初八日:康熙率皇太子及扈从王公、贝子、蒙古诸王、台吉、内大臣、文武三品以上官员前往福陵、昭陵拜祭。
  初八日午时,康熙帝驾临盛京皇宫大清门,赏三陵官兵、盛京大臣官员及年老致仕官员。
  初九日:启程前往永陵致祭,然后取道吉林巡边,四月十六日返回盛京。
  十九日:回京前康熙帝率扈从王公大臣及三品以上官员再次去福陵、昭陵。次日还京。
  第三次东巡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玄烨以3次御驾亲征、剿灭新疆噶尔丹叛乱“皆祖宗庇佑所致”为缘由,第三次亲往盛京谒陵告祭祖先。此次东巡,上有皇太后,下有七位皇子随驾。于七月二十九日自京师启銮,经蒙古,十月十六日抵盛京。自十月十六至十月二十,在盛京驻跸5日。除居“崇政殿前小厢房”外,借住在佐领三官保家。
  十六日、十七日:康熙帝率领诸王大臣等去福陵、昭陵拜谒行礼。
  十八日:康熙帝率诸王大臣等去昭陵祭拜后,又亲临开国勋臣扬古利、费英东、额亦都3人墓前奠酒。
  十九日:康熙帝到盛京皇宫内太祖、太宗所用宫殿观瞻,并在崇政殿、清宁宫等处接受盛京将军、文武官员及来朝外藩蒙古王公的朝贺,在此地举行盛大的筵宴。又在清宁宫神堂祭祀。
  二十日:赏赐守陵官兵及奉天官兵银币布匹等。
  二十一日,启驾回京。

乾隆帝东巡

  乾隆皇帝一生中曾四4次东巡盛京拜谒祖陵,分别在乾隆八年(1743年)、十九年(1754年)、四十三年(1778年)、四十八年(1783年),在清朝列帝的十次东巡中占有重要地位。
  第一次东巡
  乾隆帝首次东巡盛京,是在乾隆八年(1743年)。是年的七月初八日,乾隆帝奉皇太后从畅春园启銮,途径承德、内蒙、新宾的永陵,于九月二十四日至盛京。自九月二十四日至十月初一日,乾隆皇帝在盛京驻跸8天,住在经过修缮和熏炕的旧宫殿中。
  九月二十四日:乾隆皇帝到昭陵行大飨礼,同时派官员祭奠福陵及昭陵的寿康太妃、宸妃、懿靖大贵妃、康惠淑妃及公主园寝。祭陵后,奉皇太后入盛京城。盛京文武官员穿朝服跪迎。朝鲜国王也派使臣恭敬迎侯,并呈上地方贡品。晚上,乾隆帝陪皇太后一起用膳。赏奉天府百岁老人汤务大缎1匹,彭缎2匹。
  二十五日:乾隆帝因拜祭祖陵礼仪完毕,率王公大臣到皇太后宫行庆贺之礼;随后,乾隆帝到崇政殿接受群臣朝贺,并为诸王、文武大臣、官员及朝鲜国使臣赐宴;而后乾隆帝御大政殿为盛京的文武官员及父老赐宴。颁诏:为东巡随行王、大臣及奉天文武官员加官一级;对留守盛京的宗室子孙加恩;对守陵官兵及随从兵丁、奉天在旗70岁以上老人等加赏;对奉天府、宁古塔、黑龙江等处犯人除十恶不赦罪外,均予以减等或宽释。乾隆帝亲书“式表东藩”匾赐予朝鲜国王。
  二十六日:早上,乾隆帝到文庙行礼。乾隆皇帝临讲武台检阅官兵。下谕旨表彰宗室子孙之勤勉、守陵官员之尽职、兵丁之训练有素、朝鲜国王之忠诚等。
  二十八日:乾隆皇帝到清宁宫祭神。到皇太后宫问安。
  二十九日:乾隆皇帝亲自到开国元勋额亦都、费英东墓前祭奠。
  三十日:在清宁宫祭神。
  十月初一:乾隆皇帝在大政殿接受了奉天将军额尔图恭进的御膳。同时,在凤凰楼赐随从王大臣宴。当晚,驻跸盛京旧宫。
  次日,乾隆帝奉皇太后銮驾回京。
  第二次东巡
  乾隆十九年(1754年)五月,乾隆皇帝开始了他的第二次东巡,此次行期最长,达153天。取道承德、内蒙、吉林、新宾,于九月初九到达盛京,初十祭福陵、昭陵。十一日到福陵、昭陵行大飨礼后,奉皇太后入盛京皇宫驻跸。一直到九月十七日,乾隆皇帝和皇太后都居住在首次东巡后在盛京皇宫修建的崇政殿两侧的行宫——西所和东所。
  十一日晚:乾隆帝陪皇太后进晚膳。
  十二日:因谒陵礼成,乾隆皇帝率诸王大臣到皇太后宫行庆贺礼;之后,乾隆皇帝到崇政殿接受大臣的朝贺,并赐诸王文武大臣官员及朝鲜国使臣、准噶尔部宰桑等宴。
  十三日:乾隆皇帝亲自到清宁宫祭神;陪皇太后进膳。下旨:对奉天所属府州县当年地丁钱粮减免;对当年秋天已经审定的死刑犯人停止执行。
  十四日:乾隆帝奉皇太后在西所的迪光殿进早膳。
  十五日:乾隆帝亲往文庙行礼。
  十六日:乾隆帝到皇太后宫问安。
  十七日:乾隆帝御大政殿,接受盛京的宗室觉罗、将军官员等恭进的御膳。
  十八日,乾隆皇帝奉皇太后銮驾启程回京。
  第三次东巡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在距第二次东巡20余年后,乾隆皇帝第三次东巡,七月二十日出发,八月二十四日到盛京。从八月二十四日至九月初一日,在盛京皇宫驻跸7天,仍居于盛京皇宫的西所。由于皇太后新丧未除服,此次驻跸期间没有举行筵宴等庆祝活动。
  二十五日:乾隆皇帝御崇政殿,扈从王公大臣及盛京的宗室觉罗、将军、官员连同朝鲜使臣上前行礼,皇帝赐茶。
  二十六日:乾隆帝临克勤郡王岳讬墓赐奠。
  二十七日:乾隆帝临开国勋臣扬古利、额亦都、费英东墓赐奠。
  二十八日:乾隆帝到文庙行礼;御大政殿,阅盛京官员较射,奖赏有差;派官员祭祀贤良祠。
  二十九日:乾隆帝御大政殿,观看吉林官员较射,奖赏有差;下诏重修盛京天坛、地坛,移建太庙于大清门东。
  九月初一:乾隆帝到清宁宫祭神。
  九月初二,东巡结束,自盛京启驾回京师。
  第四次东巡
  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进行第四次东巡时,乾隆帝已是七十三岁高龄。从圆明园启銮,先到避暑山庄。八月十六从承德出发,经新宾永陵,于九月十七抵达盛京,至二十一日,在盛京旧宫中的行宫——西所驻跸五日。
  九月十七日:乾隆帝先到昭陵行大飨礼;之后,到盛京太庙行礼,恭阅安放其中的五朝(清太祖、太宗、世祖、圣祖、世宗)玉宝、玉册;派官员祭福陵、昭陵的寿康太妃、宸妃、懿靖大贵妃、康惠淑妃及公主园寝;派官员祭克勤郡王岳讬、武郡王扬古利、宏毅公额亦都、直义公费英东墓,以及贤王祠、辽太祖陵;派官祭长白山、辽河、浑河、松花江诸神;赐扈从王公大臣、蒙古王、贝勒、贝子、额驸、台吉等食;为东巡扈从官兵及盛京、吉林将军大臣以至官兵加赏;赏盛京旗民70岁以上者;诏谕盛京大清门两旁的下马木牌换成石牌,上刻清(满)、汉、蒙古、西番(藏)、回五种字体。当晚,驻跸盛京皇宫内的西所。
  九月十八日:早上,乾隆帝到景佑宫行礼;然后,视察天坛、地坛、堂子新修工程,行礼;到克勤郡王岳讬墓赐奠;御迪光殿,下谕对随驾王公记录一次,文武官员各加一级,对直隶、奉天等处文武官员各加一级,对秋审犯人依例宽宥。
  九月十九日:乾隆帝临额亦都、费英东墓赐奠。
  九月二十日:乾隆帝御大政殿,赐扈从皇子、王公、大臣、蒙古王、贝勒、贝子、额驸、台吉及盛京文武大臣官员、朝鲜国使臣等宴,并赏赉有差;派官员祭历代帝王庙、城隍庙;乾隆帝写《御制文溯阁记》。
  九月二十一日:乾隆帝到清宁宫祭神。祭毕,赐扈从皇子、王公大臣及蒙古王、贝勒、贝子等酒食。御迪光殿,勾到四川定罪的犯人,停止执行砍头13人,绞刑7人。
  次日,乾隆帝自盛京起銮回京师。

嘉庆帝东巡

  乾隆六十年(1795年),85岁的乾隆皇帝禅位于其第十五子顒琰,并于次年改元嘉庆。嘉庆皇帝在位二十五年,此时的大清朝已不比“康乾盛世”时的国力,社会矛盾激化,国库空虚,加之历时近10年的白莲教起义,给统治者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尽管如此,嘉庆帝仍“恪遵祖制”,两次东巡盛京谒陵祭祖。只是因财政拮据,与康熙、乾隆二帝东巡不同的是:一不举行围猎,二不携带后妃。
  第一次东巡
  嘉庆十年(1805年)七月十八日,嘉庆帝率皇子及王公大臣自东华门启銮,八月二十二日至盛京。至二十七日,在盛京皇宫驻跸6天,住在西所。
  八月二十二日:清早,嘉庆帝到昭陵行大飨礼,王以下文武大臣官员随同行礼;之后,至盛京皇宫太庙尊藏的玉宝、玉册前行礼,乘大轿进大清门。入宫后,看完奏折,召见富俊、巴宁阿、萨彬图。派官员祭福陵的寿康太妃、昭陵的懿靖大贵妃、康惠淑妃、公主园寝,祭亲王及功臣墓,祭辽太祖墓等。因当差勤奋,赏骁骑校福长安二等侍卫,其子锡麟三等侍卫,并跟随进京当差。
  八月二十三日:召见富俊、秀林、富僧德、毓秀等;派亲王贝勒等在小教场验看本省官兵射箭,根据中箭情况分别赏赐。
  八月二十四日:嘉庆帝用膳后,到清宁宫祭神,赐扈从王公大臣及蒙古王、贝勒、贝子、额驸等吃福肉。祭祀完毕,出文德坊,到景佑宫烧香、文庙行礼……到克勤郡王墓赐奠。之后,由小南门经武功坊回盛京皇宫。晚上在宫内嘉荫堂开戏赏饭。皇上升座嘉荫堂,王公大臣分列东西两侧长廊,坐定后,开戏并赏茶赏饭。饭后,随驾王公大臣、贝勒、贝子及盛京官员各自有赏。
  八月二十五日:早晨,嘉庆帝身着龙袍衮服升坐崇政殿宝座,随驾王公贝勒大臣、蒙古王公及盛京官员、朝鲜国使臣等行庆贺礼。礼毕,颁诏天下,对扈从王公大臣、盛京官员、三陵守陵官兵等俱加恩赏。
  八月二十六日:嘉庆帝御大政殿,赐扈从王公大臣官员、蒙古王、贝勒、贝子、公、额驸、台吉及盛京文武官员、朝鲜国使臣等宴,并赏赉有差。赐朝鲜国王御书匾额:“礼教绥藩”,并赏赐国王及陪臣。
  八月二十七日:召见盛京官员富俊、秀林、荣麟、多庆等。
  八月二十八日,嘉庆帝自盛京回銮。
  第二次东巡
  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七月二十八日,嘉庆帝率领皇次子智亲王旻宁(即后来的道光皇帝)、皇四子绵忻及王公大臣第二次东巡盛京。取道山海关、新宾,九月初三日抵达盛京。因连日阴雨,此次在盛京皇宫驻跸时间最长,从九月初三至九月十五日共计13天。
  九月初三:早上,嘉庆帝到昭陵行大飨礼,王以下文武大臣官员随同行礼。摆驾到盛京皇宫。先至太庙尊藏的玉宝玉册前行礼,然后,从大清门入宫,御崇政殿,赐皇子亲王等宴,并赏赉有差。派官员祭福陵的寿康太妃、昭陵的懿靖大贵妃、康惠淑妃及公主园寝。派官员祭奠亲王、贝勒及大臣等墓。
  九月初四:嘉庆帝御嘉荫堂,赐扈从王公、大臣、蒙古王、贝勒、贝子、公、额驸、台吉及盛京、吉林将军等食物,并赏赉有差。
  九月初五:早上,嘉庆皇帝亲自到天坛行礼。然后,御崇政殿,接受皇子及扈从王公大臣、蒙古王公、贝勒、贝子、额驸、台吉、盛京文武官员、朝鲜国使臣等所行庆贺之礼。到文庙行礼。临克勤郡王岳讬墓赐奠。赐朝鲜国王御制诗章、御制福字,并赏赐国王及陪臣。
  九月初六:嘉庆帝御大政殿赐宴于皇子及扈从王公大臣、蒙古王公、贝勒、贝子、额驸、台吉、盛京文武官员、朝鲜国使臣等,并赏赉有差。
  九月初七:嘉庆帝到地坛行礼;到直义公费英东墓赐奠。
  九月初八:嘉庆帝到清宁宫祭神,赐皇子及扈从王公大臣、蒙古王公、贝勒、贝子、额驸、盛京和吉林将军等福肉。
  九月初九:下谕内阁:回銮日期,本定于初九日,因天气连日阴雨,道路泥泞,扈从官兵未免过于劳累。俟天气晴朗,沿途桥道修理完整,再行降旨,定期回銮。
  九月初十:赏扈从兵丁等一个月钱粮。
  九月十一:降谕旨,于本月十六日自盛京启銮,令盛京官员督修桥梁道路。
  九月十六日,嘉庆帝自盛京回銮。

道光帝东巡

  继康熙、乾隆、嘉庆诸帝之后,清宣宗旻宁于道光九年(1829年)亲诣盛京展谒祖陵,这也是清代历史上最后一次皇帝东巡。由于当时国力日衰,财政窘迫,因而此次东巡以“力戒奢费,少扰民力”为原则,没有到承德避暑山庄。八月十九日从京师出发,九月二十三日即抵达盛京。从九月二十三至二十九日,在盛京皇宫共驻跸7天。
  九月二十三日:早上,道光皇帝到昭陵行大飨礼后,即摆驾前往盛京皇宫。先到太庙尊藏的玉宝玉册前行礼,之后入大清门,奉皇太后到住所介祉宫内;然后,道光皇帝御崇政殿,给御前大臣及蒙古王公等赐茶。派官员祭长白山、辽阳太子河、巨流河、浑河、北海、松花江诸神。
  九月二十四日:早上,道光帝到天坛、堂子行礼;回宫后,去介祉宫给皇太后问安,奉皇太后至嘉荫堂用膳;膳后,道光帝去文庙行礼;到克勤郡王岳讬墓赐奠。
  九月二十五日:道光帝奉皇太后御颐和殿,并率扈从王公大臣官员、蒙古王、贝勒、贝子、公、额驸、台吉及盛京文武官员、朝鲜国使臣等向其行礼;然后,道光帝至崇政殿升宝座,接受王公官员的庆贺礼。
  九月二十七日:早上,道光帝到地坛行礼;回宫后,去介祉宫给皇太后问安;到开国功臣费英东墓赐奠。下谕旨:本月三十日回銮。
  九月二十八日:早上,到介祉宫给皇太后问安,奉皇太后到清宁宫用膳;御大政殿,赐扈从王公大臣官员、蒙古王、贝勒、贝子、额驸、台吉及盛京文武官员、朝鲜国使臣宴,赏赉有差。
  九月二十九日:早上,到介祉宫给皇太后问安。下谕旨:盛京清宁宫、大清门两处在一二年内照旧制修理;对扈从官兵、沿途接驾者一一加赏。
  九月三十日,道光帝奉皇太后回銮。